• <code id="6lt05"><em id="6lt05"></em></code>
  • <center id="6lt05"><em id="6lt05"></em></center>
    <label id="6lt05"><sup id="6lt05"><progress id="6lt05"></progress></sup></label>

      <center id="6lt05"><em id="6lt05"></em></center>

    1. <big id="6lt05"><em id="6lt05"></em></big><code id="6lt05"><nobr id="6lt05"><track id="6lt05"></track></nobr></code>
      當前位置:首頁 > 勞動保障 >

      和解協議能否作為仲裁證據

      秦某是某制鞋公司職工。2012年5月31日,制鞋公司與秦某協商解除勞動合同,公司愿意支付經濟補償,但表示要以2002年6月1日作為入職時間計算年限。秦某同意該方案,與制鞋公司簽訂了一份和解協議,載明上述入職日期,約定公司支付給秦某10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秦某辦完離職手續后,公司卻拒不向他支付經濟補償。秦某因此申請勞動仲裁,要求公司按照和解協議支付經濟補償,并要求公司支付2011年1月至2012年5月期間的未休年休假工資。制鞋公司同意支付經濟補償,但不同意按秦某主張的天數支付未休年休假工資。原來,秦某主張其入職日期為2001年8月1日,2011年1月至2011年7月期間應按年休5天為標準折算休假天數,2011年8月至2012年5月期間應按年休10天為標準折算休假天數。而公司認為,按照和解協議所載明的入職日期,秦某在公司的工作年限尚不滿10年,只能享受5天年休假。

        仲裁中,秦某提供了廠牌,廠牌上載明其進廠日期為2001年8月1日,并蓋有制鞋公司公章。但制鞋公司卻拿不出其他證據。仲裁委審理后,支持了秦某的請求。

        本案涉及到企業勞動爭議和解協議或調解協議能否作為勞動爭議仲裁的證據這一問題。主要應從以下兩方面考慮:

        第一,一般情況下,合法有效的和解協議和調解協議可作為仲裁證據?!镀髽I勞動爭議協商調解規定》第11條規定:和解協議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當事人應當履行。經仲裁庭審查,和解協議程序和內容合法有效的,仲裁庭可以將其作為證據使用。第28條規定:“一方當事人在約定的期限內不履行調解協議的,另一方當事人可以依法申請仲裁。仲裁委員會受理仲裁申請后,應當對調解協議進行審查,調解協議合法有效且不損害公共利益或者第三人合法利益的,在沒有新證據出現的情況下,仲裁委員會可以依據調解協議作出仲裁裁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1]14號)第17條也規定: “當事人在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主持下達成的具有勞動權利義務內容的調解協議,具有勞動合同的約束力,可以作為人民法院裁判的根據。”本案中,該份和解協議合法有效,故仲裁委裁決支持秦某有關經濟補償的仲裁請求。 第二,和解協議和調解協議作為勞動爭議仲裁的證據,也有例外情形?!镀髽I勞動爭議協商調解規定》第11條還規定,當事人為達成和解的目的作出妥協所涉及的對爭議事實的認可,不得在其后的仲裁中作為對其不利的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法釋[2001]33號)第67條也規定,在訴訟中,當事人為達成調解協議或者和解的目的作出妥協所涉及的對案件事實的認可,不得在其后的訴訟中作為對其不利的證據。和解協議系秦某為與制鞋公司解決爭議而妥協簽訂的,載明的入職日期顯然對秦某不利,因而該和解協議不能作為認定秦某入職日期的證據。法釋[2001]14號文第13條規定:“因用人單位作出的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的勞動爭議,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制鞋公司應當對秦某工作年限負有舉證責任,因未能舉證招用記錄等證據,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而秦某舉證載明入職日期的廠牌加蓋有制鞋公司公章,具有說服力。因此,仲裁委采信了秦某關于2001年8月1日為其入職日期的主張。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王先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周先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客戶服務
      av天堂吧_手机国产一区手机自拍_免费手机av曰韩_免费看三级片